转发:理论圆桌会|率先迈向数字经济新时代
来源: 黄翰/
华南理工大学软件学院
116
1
0
2020-03-24

当前,信息革命与工业革命交互叠加,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发展,开启了数字经济新时代。从2020年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支持广州建设国家人工智能和数字经济试验区(以下简称“广州试验区”),到广东省发展改革委正式发布《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广州的数字经济发展正驶入快车道。

本期《理论周刊》邀请到三位来自学界、业界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广州当前面临怎样的机遇和挑战,又如何发挥自身的禀赋和优势,率先迈向数字经济新时代。

黄翰 华南理工大学软件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任豪 粤港澳大湾区区块链联盟秘书长

石宁 澳门科技大学客座教授、区块链科技企业创始人


- 新技术融合推动数字经济转型 -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人工智能与区块链技术的融合,代表着数字经济的未来。数字经济将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黄翰: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是一种支撑关系。人工智能为数字经济提供了高效的数据分析、信息提取与知识发现的智能方法与工具。更确切地说,人工智能提供了大数据“识别—选择—过滤—存储—使用”这一流程的核心算法、支撑软件、装备与系统。它们的合作领域应该是覆盖了数字经济的所有行业,如金融、物流、政务、电商、教育与医疗等。

任豪:数字经济包罗万象,必须要考虑现在所说的数字经济和之前所谈论的有什么区别。我建议,要重新思考数字经济、资源配置的定义,搞清楚到底什么是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要搞清楚区块链、人工智能、5G三项代表性技术与数字经济的关系,以及与资源配置的关系。我们要明确一点,当下所谈论的数字经济,实际上是要实现更可信、更智能地去配置资源,是在新的价值体系、信用体系基础上重新构建的。

而以前我们讲到资源配置,是指把产业链打通,更高效地去配置。互联网为资源配置提供了更丰富的信息,大数据则让资源更精准地实现对接,但这样的资源配置并不能带来新的经济业态和根本性的模式改变。区块链、人工智能、5G三项代表性技术首先不是简单地提升了资源配置的数量和效率,而是为其带来了根本性的改变。“5G技术+物联网”为边缘性、源头性的数据采集提供了技术,区块链则解决了数据的真实性、安全性和可靠性的问题。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总体方案》提出,要通过探索数据生产要素高效配置机制激活新要素,构建数字经济新型生产关系。可否勾勒一下,这将是一幅怎样的图景?

石宁:谈到数字经济的新型生产关系,还要从比特币说起。即使没有公司,依靠数字化的契约关系和激励机制,比特币的系统也能够运作起来。很多人在想,能不能把这种机制推广到更通用的场景中去。比如,人们共同形成一个自生产组织,把利益分配等各个方面的关系用智能合约约定下来,不再需要公司这样一个主体。如果有很多基于电子契约的组织,就能把事情做好,数字化组织便达到了一种高级形态。广州要先把基础设施做好,为构建数字经济的新型生产关系夯实基础。

任豪:“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与“区块链+大数据+人工智能”的区别在哪里?如果源头数据是假的,那么即使运用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技术,也只能做信息的对接。刚开始,这可能会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但最终可信的交易难以发生,会对经济产生不良影响。

相反,如果能有办法保证源头数据的真实,并在此基础上运用大数据进行分析,继而运用人工智能技术来撮合交易,那就会产生可信的、有价值的交易。这样的资源配置就不再以信息匹配和高效生产为目的,而是以实现价值为目的而展开交易。譬如,通过数字化让资产流动起来,进而实现分享和共享。


- 支撑千年商都实现老城市新活力 -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全国多地在先行先试建设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广州发展国家人工智能和数字经济试验区的优势是什么?

黄翰:目前国家对有关人工智能创新平台的政策文件十分明确: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重点由人工智能行业技术领军企业牵头建设,政策鼓励联合科研院所、高校参与建设并治理,提供技术支撑。这为广州带来机遇。广州产业结构完整,垂直领域的企业实力强,作风务实,这些都是优势。

任豪:广州作为千年商都,不断夯实信用体系、经济体系。这是广州发展城市数字经济的优势。我们应当立足未来二三十年,考虑如何发挥广州的整体优势,实现整体发展,而不单单只在某个产业、某个节点上突破。如果只关注产业本身,而没有和广州的底蕴、基础相结合,那有可能产业在本地培育起来了,又流向其他地方。

广州经济体量大,不缺乏发展的各种基础性要素、条件,关键要有整体的思维认识,坚持长期的规划布局,而不只是考虑引入了什么企业、展开了什么场景项目。要思考人工智能、区块链和广州的结合点到底是什么,和其他城市的区别在哪里,应该如何聚焦,不同领域要具体分析。譬如,在汽车领域,如何发展自动驾驶相关的共享经济;在电商领域,如何发展分布式电商、社区电商,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技术怎样应用在电商行业;在金融领域,要关注数字人民币的电子支付、金融的虚拟化。

石宁:对新一代信息产业来说,产业发展最终要靠友好的营商环境以及人才的集聚。广州在营商环境方面一直有优势。广州是贸易之都。我们其实可以围绕着贸易的各个环节,在高度数字化、智能化上动脑筋。特别是广州外贸发达,这里面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如果广州围绕现货交易做文章,再把传统产业与新技术深度融合起来,会非常有竞争优势,值得认真考虑。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广州如何加强要素保障,充分挖掘人才资源,打开原创性技术研发的突破口?

黄翰:这方面要推动实施改革,具体有以下几点建议。首先,要以政策驱动、效益驱动的机制让学者走出研究圈,真正与工业界的应用需求结合,将研究成果落地。其次,要进一步理清人才培养层次。人工智能的人才层次应该是金字塔的形状,上部定位算法的理论创新突破,中部定位算法在各类行业场景下的算法研究与优化,下部定位算法在具体行业场景下的算法应用与软件开发。只有为产业提供了足够的优秀人才,才能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快速成长,以AI+”推动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

石宁:人才非常关键。发展区块链产业,要依靠企业的力量,要有具备企业家精神的人来推动,不能只依托高校的学术力量。广州需要在高校教育上更加突出长远的考量,让高校教师认认真真培养产业人才,为支撑广州发展数字经济和人工智能产业提供支撑力。广州要尽快思考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如何分层次发展,鼓励发展新型研发机构,鼓励企业成为创新创造的发动机。


- 深化开放合作推进创新发展 -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发展人工智能和数字经济,广州面对哪些挑战?

黄翰:目前,人工智能相关的技术平台并不少,但是行业落地应用仍有不少难度。首先,虽然学术界的论文投稿数量飙升,但是与之对应的人工智能落地工程却乏善可陈;另一方面,研究落实到实际场景却不一定可行。理论研究的算法难以在实际的应用场景落地,各类理论研究、算法研究遍地开花,但落地的很少或者很难。

其次,为满足行业需要,当前市场希望能有人工智能和行业应用的“双专家”:人工智能专家想要将算法落地,需要熟悉行业应用,甚至需要成为行业应用专家;行业应用专家想将人工智能算法应用到行业中去,需要熟悉人工智能,成为人工智能专家。这样一来,额外的学习成本很高,难度较大,不易实现。在人工智能专家和行业应用专家展开合作时,双方都需要对彼此的行业比较了解。这样将导致投入时间多,项目进展慢、效率低、风险高,综合成本极高,对双方都是极为不利的消耗。

再次,产业人才供需关系没有有效对接起来。高校培养人工智能人才大多是理论基础+算法研究的方向,对于“人工智能+”行业特色的人才培养缺乏重视,人才难以快速满足行业的智能化实践需求。

最后,公有云系列人工智能技术平台提供了部分算法产品与技术支持,但是无法做到本地化,用户隐私与机密数据存在风险,不利于行业产品的落地,而且本地化定制成本高、风险高。

 

广州日报《理论周刊》:“广州试验区”亮剑,如何充分运用市场力量?

黄翰:我的建议是,不求面面俱到,但求点线突破;要重视科研与广州优势垂直领域行业需求的结合,重视实验室与垂直领域的龙头企业合作,重视创新研发平台的行业支撑地位与作用。目前,各大人工智能技术平台的算法难以适用于全场景,尚且缺乏垂直领域的算法库和面向行业的算法平台去支撑行业应用,如电力系统适用的各类场景智能算法库,如输电线路安全智能监控、配电网的智能调度与分配算法等。

未来人工智能在医疗、金融、安全、农业、甚至军事等方面都可以更加精细化地深挖细耕,面向行业的人工智能应用支撑平台将作为其中不可忽视的一环,发挥极大作用。人工智能支撑平台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行业应用功能,提高相关行业效率,节省成本。因此,构建人工智能支撑平台十分必要。当前市场需要的是能够根据行业模式提供定制化服务、能让风险和成本都大大降低的支撑平台。借助此平台,人工智能专家不需要成为行业专家,就可将算法通过平台支撑应用开发;行业应用专家不需要成为人工智能的专家,便可以将所需的智能算法高效地应用到行业中去。

石宁:从事区块链行业的人,不关心在什么地方去创业,关心的是当地开放了哪些场景来鼓励开发。创新有风险,政府的支持很重要。特别是很多数据,在政府手上。广州需要开放区块链应用场景,通过一定的资金配套、人才配套、产业配套来把优秀企业聚集在一起,拿出真金白银吸引人才,把市场化力量调动起来。政务领域对于区块链,是一个大的应用场景。比如身份认证、数字确权,把资产变成数字,以及把数字变成资产,广州可以考虑开放出来,让民间力量去跟进。

立足于粤港澳大湾区,广州需要考虑和港澳发展可以互相合作的产业。比如贸易、金融、文化产业,都有非常多适合资产数字化的场景待开发。现在,澳门在谋划建设证券交易所。如果有城市发展数字货币交易所,广州能否参与,应提早谋划。

广州日报评论员  杨博  陈文杰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刘琛

联系我们:gzrbllzk@126.com


本文转发自:广州日报《理论周刊》


登录用户可以查看和发表评论, 请前往  登录 或  注册
SCHOLAT.com 学者网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