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马于我 是一种生命状态——散评浓玛诗集《红马》
448
2024-02-06 10:17:21(已编辑)
   收录于合集: # 湾区文艺
1
0
0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湾区时讯 如肆意欢跃的野马,似深爱独行的恋人,如浅酌轻饮喃喃细雨的柔软女子,又像讲述着人生至理的哲人……像一个苦吟诗人,从一月到十二月,从春天到冬天,在冬日的暖阳里唱着梵音,如丝竹般清脆悦耳。

在这个冬日午后,当我翻开浓玛诗集《红马》时,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别样情愫在久久萦绕,心头总是闪过一匹跃动的红马,久久挥之不去:作者将所有的寄托都献给了红马,形成了一种精神层面的寓意与镜像,让人为之震憾和感动。

诗歌之美,美在遐想。《红马》之美,美在空灵。我以为,好的诗歌应该给人以充分的想象空间,如美酒般余味悠长,甘醇流香,回味无穷,给人以想象和发散的空间,在悠美的文字中找到灵魂的寄托与归宿,触动内心,引起共鸣和思考,所表达的情感也应该是真实而深刻。“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之所以被称为海子的天才创造,我想,也就是这个道理。

诗人以“红马”为意象,文字空灵,句式灵活,每节诗中的诗句多少不一,有的甚至只有两三句,颇有随意任性的味道,但就是寥寥数字的随性短句,却给人以幽远的想像和无限遐想,让人在阅读过程中感受到诗歌的美感和节奏感。这样的句子诗集中随处可见:我在每一个动人的面容里/看见你(《红马》7);夏天的歌如雅歌/歌里流淌着蜜和油(《红马》181);一些莫名其妙的事物/已令我颠倒半生(《红马》232);你远了的时候/我就残缺了一块/风起时/寒意从残缺处悲号而过(《红马》346)。

诗歌之美,美在意境。《红马》之美,始于灵魂。有一种美叫意境美。意境美是中国传统美学的基本范畴之一,是艺术形象中意与境、情与景、心与物交融契合的审美境界。《红马》以其独特的语言和情感,为读者呈现了一幅幅关于人生、自然和情感的生动画卷。季节是变化的,诗人的情绪也是变化的,时而“春光绚烂/如同祷词(《红马》63)”,又时而将自己置于高天之下,以悲悯之心看待世间,如“缄默的严寒来临时/我要煨着悲悯的炉火”……红马已成为作者心中人间的美景和所热爱的种种事物的化身,是对生命的深刻反思和自我救赎,更是一次对生命、情感和希望的深度探索。通过红马这一意象,浓玛成功地将自己的情感和思考融入了文字之中,为读者提供了一次与自己内心世界的深度对话的机会。在阅读这部作品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能够感受到浓玛对人生、自然和情感的独到见解,更能够从中汲取到对生命和希望的深刻体悟。

诗歌感情细腻,有着女性诗人的独有味道。诗集别出心裁,分为12个月、365个篇章,长短不一,像是一首长诗,作者在这365天里进行抒情或者倾诉和感悟;又像是一条很长的路,诗人在这里的走了很久很久,探寻世界本源。这是时间的感悟,亦是灵魂的歌唱。

作者苗勇,系四川省总工会副主席,知名作家

责任编辑/刘秀


SCHOLAT.com 学者网
免责声明 | 关于我们 | 用户反馈
联系我们: